欢迎光临武汉新特光电工业园!
今天是:
 
当前位置:主页 > 园区新闻 > 园企新闻 >
中国制造业“快鱼吃慢鱼”时代来临
来源: 新特光电 作者: 新特光电 发布时间: 2016-07-19 浏览次数:

长江商报消息 PPI连续47月下滑致利润空间不断挤压,靠模仿和价格竞争已难生存

□本报记者 但慧芳

当前的中国制造业正在破冰前行。

“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融资成本持续走高的同时,中国制造的出厂价格持续走低,至2016年1月,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已经连续47个月下跌。”2月25日,确能电子(深圳)有限公司总经理彭阳军称,“2015年以后中国制造遇到了国内国际市场均需求下降,东南亚制造的价格竞争加剧,再加上自身开发能力弱,利润空间自然被进一步挤压。”

“不管是传统行业还是高端制造业、新技术产业,产业竞争激烈情况都非常明显。”在激光制造领域创业10年、武汉新特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义红这样对长江商报记者描述行业现状。

开春伊始,制造业企业“倒闭潮”之声不绝于耳。近日,长江商报记者走访多地采访多位制造行业企业家发现,除了制造成本持续上升之外,中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市场需求量减少、竞争加剧、出厂价持续走低、创新创造能力不足等瓶颈。

一场“赶、追、超”的运动正在各制造行业内进行。“产品正在迅速进行更新换代,同时快速引进人才和寻求合作伙伴进行产业并购。”“新三板”公司襄阳硅海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耀先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的制造业是‘快鱼吃慢鱼’的时代。”多位制造业企业家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靠模仿和价格竞争已难以生存下去。

跟风涌入同业竞争 利润遭遇“天花板”

2006年,新加坡留学博士陈义红回到武汉创办了一家生产销售激光元器件和激光配件的公司。陈义红回忆,那时距国内工业领域中开始使用激光设备仅过了五六年时间,激光设备上游产业领域尚还有着较大的市场空间。

然而,到2012年前后,陈义红就明显感觉到激光制造行业已经是“一片红海”。“一些入门门槛相对低的元器件制造和设备制造已经涌入大量竞争者,价格开始走低,利润变薄。”陈义红介绍,目前整个激光行业的平均净利润不到10%,利润率要比以前低很多。

大量“跟风”涌入的同业竞争,让整个产业链的生态格局都发生了变化。“重复产品生产多,信息流通特别快,新技术市场化程度高。”

为提高产值、加大利润空间,2011年开始,陈义红将产品线从产业链上游扩充至中游,不仅生产激光配件还生产激光设备。“企业要存活,要寻求市场发展,必须往高利润方向走。”陈义红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陈义红认为,中国制造行业包括高精端领域也容易快速进入竞争充分的状态,与国内制造业模仿成本低、时间短,更容易获利有关。“德国等国家的制造业生态环境就是创业者更倾向找别人没做过的领域,而国内则是容易‘跟风’。而随着制造业30多年的发展,技术和设备门槛几乎不太存在,同业竞争就更为常见。”

长江商报记者采访过程中,代工厂加工领域行业人士表示,其行业对竞争激烈感受尤为明显。广州省惠州市一位手机硬件工程师称,手机OEM行业已经做到“价格天花板”,有的配件一件仅几分钱的利润。“除本土同行竞争外,越南工厂分得的市场蛋糕越来越多。”

“中国制造曾以价格优势抢夺了大片市场,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中国制造被东南亚制造以同样手法来抢夺市场了。”2月25日,从事制造行业20多年、确能电子(深圳)有限公司总经理彭阳军称。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料显示,2016年1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下降0.5%,同比下降5.3%。

“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已经连续47个月下跌。成本的上升并不能转嫁到产品价格的提升上。”彭阳军称,“利润空间自然被进一步挤压。”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5.76%;2014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5.91%;而在2013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以主营活动利润计算的利润率为6.04%。“制造业则是工业的主体部分,增加值占比一般在80%左右。”2月26日,一位行业专家告诉长江商报记者。

需求下滑消费升级传统模式难生存

在中部地区,一位熟悉光伏、家电、快消品、汽车制造领域的老总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制造业“倒闭潮”或“唱衰”情况的出现,主要在于目前国内外市场需求下滑明显。

“2014年以前,不少制造业或者乐观估计了市场情况,或者没有预计到经济增速下滑的局面,出现过度扩张、整体膨胀的态势,”该人士认为,“随着2013年经济增长放缓,2015年产能过剩就积累到一定程度,不少竞争优势不明显的企业就自然受到很大冲击。”

以家电产业为例,他估计,相比于2013年,目前国内家电市场需求下滑超过10%,尽管“家电下乡”等政策红利一度对消费市场进行改善,但行业仍出现一定幅度的下滑。

中国经济工业景气指数显示,2015年第一、二、三、四季度中经工业景气指数值分别为93.1、92.7、92.3、92.0,呈现逐季下降走势。在2015年第四季度,产能过剩情况严重的煤炭、石油开采、钢铁等资源型行业受价格持续下跌影响效益,利润降幅最高达到70%以上。其中,钢铁业处于全行业亏损的边缘,其销售利润率仅为0.2%。

“整个市场需求总量减小,一些粗犷式发展的企业,生产的产品很难卖出去,因为市场需求量少了之后,下游企业会要求上游制造商提供更优质的产品,以更低的价格。”王耀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这使得竞争更为激烈。”

王耀先说,此前以人力、物力、原材料或者自然资源取胜的制造业,根本“比不赢”智能化程度高的企业。她举例说,在汽车制造行业,之前有一家做某一零配件的企业,面临市场竞争的冲击和订单的缩减,几乎难以生存。

随着全球需求疲软态势的延续,国内制造业订单指数还在下滑。据国家统计局、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月1日发布报告,2015年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8%,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其中,需求端新订单指数也回落到50.2%,为2013年3月份以来的最低值。

武汉理工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科技创新与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赵玉林对长江商报记者分析,从国际市场来说,在制造业成本优势消失后,我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发达国家“高端回流”和发展中国家“中低端分流”的双向挤压,中国制造业依靠低成本优势、主要靠增加要素投入实现高增长几乎已走到尽头。

市场更新快倒逼企业“加速跑”

作为一家研发、生产、销售大功率半导体器件的高科技公司,王耀先所掌管的硅海电子,目前正在切入汽车新能源电源领域。“在制造业的‘寒冬’,需不断找项目进行延伸,满足更多客户的更多需求,进行产品的更新换代和产业链的并购,而不是静态地任由订单减少。”王耀先对长江商报记者解释。

2012年,回国创业6年的陈义红开始在武汉江夏拿地27亩创办工业园,在满足自身企业生产场地需要的同时,他计划打造集激光器件产业基地和光电子激光企业孵化器于一体的产业园区。“为什么一定要建自己的厂房、做工业园?是打破当时的发展瓶颈,做一定的规模和更完善的配套,摒弃以往单打独斗的模式。目前正在国外找人才和技术团队加入。”

陈义红等企业家称,产品更新速度很快,以激光制造产业为例,几乎2至3年内全部更新一遍。而在彭阳军所在的电子制造业,几乎半年时间就会更新一轮。

除了产品更新,市场趋势的更新也日渐提速。安徽永锋纸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汪锋从事包装制造业多年,他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虽然其所在的行业,产品规格和制造工艺已较为成熟稳定,但市场“瞬息万变”。

“前几年从单一领域到多领域经营,近期则是主要开发可回收式包装,向韩国、日本等包装行业发达的国家学习,降低客户的包装成本的同时,减小环保压力。”汪锋表示,“公司还在向智能化产品和可追溯服务等方向进行转型。”

在汪锋看来,国内不少制造业创新比较被动,而且不一定有较强的创新能力,因此抵御需求下滑、竞争加剧的方式是从客户需求和市场需求出发,向前端和后端进行产品或服务的延生。

“在持续降低成本的基础上,下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开发能力弱,这是跳出同质化竞争和价格竞争怪圈的唯一方式。”彭阳军表示,“大量的产品并不需要很大的‘创新’,只要改善工艺,把产品质量做上去,替代进口产品,市场就打开了。”

在彭阳军看来,人们蜂拥去日本买马桶盖、买电饭锅,买圆珠笔,甚至买水杯、买卫生纸……是消费者不信任“中国制造”的质量的表现。中国厂商还需要通过在质量上的持续改进,才能逐步扭转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不信赖感。                                  长江商报 2016-02-29

 

上一篇:东湖音乐会首场室内乐演出华丽亮相
下一篇:梦想仍在前行,新特光电闪耀2016慕尼黑上海光博